莪菂无奈

Summer Bee:

未来的未来 企鹅只能被人当做宠物养在家 北极熊永远变成墙上的画。

全球变暖加剧的今日 再爱它们多一点 为保护它们的家出点力 好不好? 

{ Screen Print—Penguin and polar bear. limited edition 2014.12} 


请勿二次转载 谢谢:)

Yee 一只眼睛做梦:

【思念是一种病】


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 ,

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 ,
一辈子有多少的来不及 ,
发现已经失去 ,
最重要的东西。

主人的来福:

背包自由行-奇莱鼻海边云彩惊奇

缘台湾花莲港北边沿海岸徒步北行.过了石矿场不远即可望见一座斑斑苍苍的鼻岬.鼻岬矗立着一座隐约可见的灯塔.鼻岬标高48米.有人称他为"48高地",旧名为"米仑鼻""美仑鼻",当地渔民称他为"标尾".正式名称为"奇莱鼻".鼻岬为陆地凸露海域的岬角,数百万年来屹立承受风浪不息.不些的冲突.不歇的雕镂.鼻岬气势因而苍劲孤绝.鼻岬是海洋与陆地长久冲突下最终协调的平衡景观.奇萊鼻背对中央山脉,面向太平洋,于山色海天之间。

2010年摄于 奇莱鼻海边

越南之南,没有往事的海岸

行者-BLOGBUS:




   










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■ Breathe with the Sea


如果没有渔村,美奈的美不免失之单薄。这一天从白沙滩回来,赶在日落之前初识了夕阳下的渔港,又说好第二天要早起来看赶海。次日七点便起了个大早,说是大早,对四点就出海的渔民来说已是晚市。七点半赶到的时候,天光已大亮,渔船都回了港。头天日落前安静的渔港此刻正在一片忙碌的尾声中。大宗交易已经结束,男人们在清理搬运船上最后的战利品,女人们则在海滩上忙着分拣剩下的小鱼和虾米,忙完了的人扎堆蹲在一边聊天,也有人拿出小本子算起了账。战事之后的零乱海滩上,小生物们劫后余生、四下逃逸,不知道谁家的狗百无聊赖地趟着浅滩处的水,兜售早餐的摩托车在海滩上逡巡,但顾得上光顾他生意的只有端着相机的好奇游客。


忙碌的渔村每天都在上演这一幕。对靠海吃饭的渔民来说,一早的战况决定了一天的收成。这是他们日复一日的生活,时髦热门的风筝冲浪尚在几里地外的沙滩上,旅游业的到来还不至于改变原本的生活节奏。他们的生计所倚赖的这片大海构成了美奈声色的本底。潮汐起伏、日升月移下的世俗生活里,它保持了与大自然同作同息的脉搏和呼吸,也让自己脱离了原始的蛮荒,因其生动,不再荒凉。




↑头天黄昏在渔港,第二天清晨的照片待整理

穆穆vintage·LoFoTo:

【雨中小巷】(7图)德国古城班贝格,黄昏后的小雨将古城的夜幕渲染的更加美丽。下着小雨的夜幕初临,是这片土地上最美好的时刻。

拿着相机走在街道上,我看到的不是风景,而是色彩的碰撞。所有的灯光,湿漉漉地面的反光,似乎都跳跃着,迅速变化着,直到夜幕彻底落下。

微博:@穆穆vintage

本组图的 LOFER ART 明信片

(2014年10月7日,德国班贝格)

© Duckling Pictures:

鸽子与清真寺/Pigeons and The Jama Masjid

2014年1月1日,鸽子飞翔在印度老德里的贾玛清真寺上空。

Pigeons fly overt the Jama Masjid in Old Delhi, India

--耗资--:

皖南山区的美总是让人捉摸不定,天还没亮便从睡梦里醒来,窗外月朗星稀,山谷清晰可见,丝毫没有云雾缭绕的迹象。驱车5公里来到下太,山谷间的河流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,蒸腾起的云雾缭绕于山间,当第一缕阳光照亮远处的山头,蜿蜒的河流、傍水而建的村庄、萦绕的云雾、漫山的油菜花,共同构成了我心目中期盼的画面。